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耿耿的博客

Freedom is not fre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五毛钱的道歉   

2013-06-26 00:39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文/刘耿

针对国足6月15日1比5不敌泰国队的耻辱性成绩,6月24日,中国足协、足协国管部及国足,同时发出三篇不同的致歉信,反而激发起更强烈的批评。在天宫一号与神舟十号成功实现手控交会对接的当日,民间情绪与官方情绪对接的对接失败。

这是三个很吊诡的道歉,它们齐刷刷地出现,与其说是彰显道歉的隆重与诚意,不如说是在过错共担中使责任主体虚化。散光无聚焦的措辞正是这三封道歉信的特点,专门道歉词语、承担错误和补救措施等道歉信的标准格式,它都齐备,但是,对于失败原因,在“没有表现出代表国家奋勇拼搏的精神和斗志,从而导致了大比分失利”等大口号上虚与委蛇,矢口不提谁雇佣了卡马乔等具体责任,对于补救措施,只是笼统地说“看我们今后的实际行动吧”,难怪使人越看越气。

不要说足协以厅局级的行政序位道歉已体现了现代政治文明。1700年,美国马萨诸塞州审判“萨利姆镇审鬼案”的法官萨缪尔·休厄尔为错判道歉,就树立了公职人员体面纠错的规矩。2007年《深圳市政府部门责任检讨及失职道歉暂行办法》实施以来,官员道歉在国内也不新鲜。

但像足协这样令人反感的道歉确不多见,一个层面的原因是:一个信用被过度透支的机构,它的道歉毫无价值;另一个层面的原因是这个道歉仅仅是一个道歉,连罚酒三杯都没有。

道歉不是悬浮于北京沙尘暴中的塑料袋,随抓随用。官员道歉制度是问责制度的有机组成部分,从责任的程序来看,道歉往往是问责的启动程序,足协这次当然也有问责,是赶走了“临时工”卡马乔,用临时工顶罪的手法毫无新意,只有偷笑着数钱的经纪人和长舒了一口气的正式工满意。

而且这个道歉没有赋予道歉对象进一步追错的权利,它像一个通知,而非一个请求,公众接不接受、原不原谅,都无交待。韩国就发生过市民拒绝市长道歉的事件:汉城市政府改革的新公共交通系统自运行后,造成一些路段的拥堵,当时的市长李明博不得不亲自出面鞠躬致歉,希望以此平息市民的责难,然而“不买账”的市民还是一纸诉状将市长告上法庭,要求市政府对老百姓因此遭受的精神和物质损失予以补偿。

不用负责任的道歉是令人上瘾的,因为主动、积极、频繁的道歉可成为逃避责任、留守退路、把握问责话语权的一种操作手段。当这种把戏被洞察,充其量只是像这次足协一样的失败了的危机公关,每篇五六百字的道歉信的价值也就相当于五毛钱的帖子。

最后,是个补充说明:虽然足协根据不同的场合需要,分别使用官方机构和民间组织两种身份,但是本文根据惯例,视为官方机构,暂且不说足协这种身份上的纠结是足球工作搞不好的重要原因,若是利用双重身份避责,更是无可救药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442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