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耿耿的博客

Freedom is not fre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周而复始的普罗米修斯之刑  

2013-01-23 15:21:2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/刘耿

有一项不合FIFA规则的“非法”任命,总是间歇性燃起人们对中国足球的希望。

韦迪下,张剑上,又把这位坐在轮椅上的中国病人推到窗口,看一眼窗外幻境般的风景,然后,再继续关在小黑屋里。

阎世铎、谢亚龙、南勇、韦迪,职业轨迹的共同点是高开低走,高至被吹捧为中国足球的大救星,低至人生负值,囹圄墙内叹囹圄。

还记得谢亚龙上任时,是怎样吹捧他的“孙悟空的产权属于谁”吗,如今,张剑的论文又有洛阳纸贵的趋势。

媒体是最没有节操的鉴定员。鉴定完毕。

总是在每一届新任上台时,无节制地吹捧,实际上往往是为受吹捧者摔得更重积蓄势能。《碌碌无韦,总局亮剑》,到处都是此类谐音讨巧的标题——忘记当时是怎样把韦迪捧为“伟哥”了吗,三五年后,“亮剑”是不是该变成“亮贱”了?自从职业化后,几乎没有人在这个位子上善终,谢亚龙谥号“哑”,韦迪谥号“伪”,永远活在人民心中的记忆也就那么几条“叉腰肌”、“国奥打中超”之类的碎片化笑料。比一地鸡毛之地的微博还零碎,不成体系,亦无章法。

其实,我挺赞成专家的,“是不是暖冬,要等冬天过了才知道。”可以对下一任抱有希望,但是在他做出成绩前,别吹捧他。

然而,媒体并不是本文的终极受批判者,媒体只不过是迎合了人们过上好日子的愿望。希望总在换届的时刻产生,可惜,往往它如白驹过隙,眼前光亮的胴体像流星一闪就不见了,还没来得及许愿呢。

这锅盖刚掀开时一线天的希望,带着多少疲惫,在经历了阎、谢、南、韦之后,旁观者却很难分辨出,这些中国足球的“领导者”,他们当政期的不同之处又在哪里。

可是,这种体制下的“受”众——确实是单纯的受众,并非可攻可受——对于这种海洛因般的幻觉又是有依赖性的。每次开场都是《在希望的田野上》,每次谢幕都是《从头再来》,好声音导师刘欢的本事,是把一件挺悲催的事演绎得如此豪迈,于是,我们在换届的间隙,再一次眺望心中的桃花源。

每次被微弱电流激起的希望,像熊猫的性欲一样娇贵,是油灯上如豆的火光,在昏昏欲灭中坚挺着,这就是熊猫国的生态。别指望这盏豆灯能照亮前程,别指望体制内的明君能给中国足球带来,他想体制内的事,你干体制外的活,本来就是两个无法对话的话语体系。这两个体系可以分别归结为两个字:“混”和“熬”。他在想着如何平稳混完这届,你在想着如何熬完这届,然后,共同进入下一循环。

这是一个周而复始的普罗米修斯之刑。

每个人都在骂体制,但是,每个人都把希望寄托在明君上,是每个人最大的纠结,是这个体制最大的生门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