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刘耿耿的博客

Freedom is not free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办一届“无码”的欧洲杯  

2012-06-08 02:27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文|刘耿

足球是项人种竞争运动,种族、民族问题不请自来。反种族主义(No Racism)便成为球场上的常设议程,在欧洲杯、世界杯等大赛期间则是瞬时焦点。

2010年南非世界杯是一个摆在明处的大陷阱,路人皆知,事先提防;2012年乌克兰、波兰欧洲杯的民族麻烦有过之而无不及,防不胜防。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在中国热映的时候,BBC的一部纪录片《Stadiums of Hate》(翻译成《恨个球》《刀尖上的球场》都好,就是别翻译成《球场之恨》)正在英国热到失控,以致不得不声明“该节目只对英国本土的用户播出”。因为两个主办国联手将其“和谐”了,以免给本已燎原的民族矛盾火上浇地沟油。

影片展示的是一段“足球炼狱”的图景:波兰球迷举着反犹太标语,集体高唱反犹太歌曲;大量乌克兰球迷在球场内集体行纳粹礼,冲着客队的黑人球员学猴子叫;随处可见的纳粹标志、看台上的年轻人在群殴,几名棕色肤色的人被一群白人狂揍,一名黑人球员对着看台怒吼,几位印度裔球迷被足球流氓暴打……防暴警察正在用高压水枪驱散聚集的人群,球场保安几乎无所作为……密林深处的一个足球流氓训练营中正在训练成员搏击、使用刀具,还有从背后伏击他人等阴招,他们对着镜头怒吼:欧洲杯见!

本来欧洲杯主要是日耳曼族、拉丁民族、斯拉夫族三大族的堂会,其它“小族”希腊语族、芬兰族、匈牙利语族、凯尔特语族、阿尔巴尼亚语族、波罗地语族等偶尔会来跑下龙套,但是,会堂一旦置于东欧,情况立马复杂起来。

在东欧这块面积只有127万平方千米的大地上,国家多、民族多,将不大的地域瓜分成“马赛克”,办一届“无码”的欧洲杯,取决于主办国玩球的水准。

足球既可以令民族更美好,也可以令民族更苦逼。

民族多样性赋予了足球多样性,防守反击的意大利,全攻全守的荷兰,钢铁意志的德国,大刀阔斧的英格兰,攻守兼备的法国,控球绚烂的葡萄牙,技术细腻的西班牙,桀骜不羁的克罗地亚……足球作为一门艺术,是对抗技术全球化的最后几块阵地之一。幸亏美国人不参加欧洲杯,与美国人踢球就像与机器人下棋,他们以严谨的科学态度让足球运动充满了科技感、程序感,几乎不会犯错,但也不会出现惊喜,美国人的足球程序若像他们的贴面砖型Iphone一样铺满全球,审美趣味就如长城贴满瓷砖。

足球也能反过来充当族群的黏合剂。当长着一张娃娃脸的厄齐尔大张着小嘴儿、肿着眼泡儿同时登上德国报纸与土耳其移民报纸的封面时,这意味着这两个族群的最大公约数不再是“土耳其肉夹馍”,被“房贷门”绊倒的德国总统武尔夫还认真讨论过把“德国的纪律和土耳其的盘带”结合起来的可能性。

青年人汩汩的荷尔蒙常滋生出愤怒的情绪,在爱国主义的伪装下发泄,足球正是一项青年人的运动——荷尔蒙成为足球与爱国相勾连的介质。所以,对于青年而言,看球是种生理需求,而对中老年人,更加倾向心理需求,保持看球的习惯则意味着对青春的缅怀,就像“唱红”,多半是与意识形态认同无关,主要是在缅怀与女知青勾兑的时光。

无论生理,还是心理,足球都行使着代用品的使用价值。《费加罗报》曾经宣称足球消解了国家之间对战争的需求:“足球已变成了20世纪的宗教……它的狂热、激情、呐喊、暴力和旗帜,已经取代了以住的战争。”也就是说,足球对于一部分的民族情绪是有“解郁”之功效的,加泰罗尼亚人真当击溃皇马是在殴打皇权。

强烈的代入感使足球成为发泄民族欲的充气娃娃,问题在于逼真的充气娃娃能诱发性欲,足球能制造出民族矛盾。

当一切负面情绪和批判思考的最终指向都是民族的时候,足球问题最终也很容易滑向民族问题。波兰和乌克兰不幸就是这么两块地方。波兰作为世界上少有的单一民族国家,移民很少,对外来人口存在一定程度的不适应感和恐惧感;乌克兰的国运多劫,祖上却是赫赫有名的哥萨克,一个较赛德克·巴莱更血性更有民族意识的民族。更重要的,经过前苏联的意识形态爬梳之后,情况更加复杂而且“特色”。

处在夹缝中的东欧更乐于借欧洲杯展示自己的新形象,从乌克兰不遗余力地捕杀1万多只无主之犬就可以看出,当然,这弄巧成拙地触犯了普世价值。总之,急于证明自己的国家和威权主义国家,最喜欢奥运会、世界杯这些带有强烈仪式感的大场合,以证明其“伟光正”,尤其是开幕式,必然做得美轮美奂,因为他们既有需要、又有能力组织动辄数万人的大型团体操。

而最能将足球与民族意识分离的,当属中国看客。围观,对内改变中国,对外改变自己。看欧洲杯,就是这样一个“自我改良”机会,割除足球上的民族认同,对某支球队的寄托,附着于彩票上、附着于“帅哥展”上、附着于餐桌上的谈资上、附着于与生活的暂时和解上……唯独不能附着于民族、国家之上,却有着比以民族、国家为根基的外国球迷更深的愤怒与喜悦,我们这帮后排看客作为不同球队的球迷,对抗性甚至还高于球队属国的球迷。从这一个角度,中国球迷才是世界上最纯粹的球迷。

看看荷兰人头上的帽子、意大利人脸上的红白绿三色油彩,听听西班牙人集体能将“婊子样的”唱出如此迷人的韵律,我们幽幽地想起上次能将脏话唱得如此持重庄严应该是那一句“不须放屁”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7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